【赵氏古代名人】 济源赵姓系列之:殊族 前因

    中华赵氏网 2015-3-8 15:06:07 陈立新


    在中国历史上,有个著名的赵氏孤儿案,其实赵氏孤儿是事件的结局,事件的主体是济源赵氏家族遭遇灭顶之灾,整个家族遭到来之宫廷的杀戮,只剩下一个孤儿。这个案件的起因是什么——  

     晋襄公六年(前622年),赵衰卒。由于赵氏家臣阳处父鼎力相助,赵衰的儿子赵盾取狐射放(贾季)而代之,将中军,执晋国政,时年30岁左右。赵盾初执国政,便在内政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革新措施,表现出卓越的政治才能和胆识。 但 就在他执政之间,和他辅佐的国君之间却发生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立君之争

     公元前621年秋,晋襄公病重,召太傅阳处父(阳处父是晋国道德高尚的大夫,曾受到晋文公的尊重,担任晋襄公的老师,很得襄公的信任)、上卿赵盾(赵衰之子)等大臣到病榻前,托付后事:“太子夷皋年幼,卿等应尽心辅佐。”晋襄公去世后,太子夷皋年幼,晋国再次面临新老国君的更替。当时晋国卿士、大夫多数以“晋人以难做,欲立长君”为由,提出太子夷皋年少,不符合“长君”标准,应在晋文公其余的几个儿子中另择一年龄大点的为君主,但因襄公在位时,其余兄弟们都居住于别国,于是晋国各卿就聚在一起,讨论迎一位公子回国即位的事。会上,赵盾提议立公子“雍”为君,公子雍当时在秦国做官至亚卿。赵盾的理由是:其一,公子雍与人为善,先君文公本就很喜欢他,立先君所爱的人合乎孝道;其二,雍年纪又长,不仅知政事,还能使国家安定有序,又无大权旁落之危,人民当然会对他顺服;其三,雍已得到了秦国的重用,秦国又是我们的旧好,又离我们很近,有事足以支援。如果我们能立公子雍这样具备以上三项条件的君主,国家一定能消除灾难,度过难关。当时赵盾所说的国家有难,既有大权旁落之危,亦有邻国趁机进犯之险。邻国主要是指与秦国、狄国、楚国之间连续不断的军事冲突。对此,狐射姑持反对意见。狐射姑,狐偃嫡子,时任中军副元帅。因食邑于贾,字季,又称贾季。狐射姑认为:公子雍是赵盾的人,应立公子“乐”为君。公子乐是辰赢为晋文公生下的儿子,当时居住在陈国。辰赢,是原来嫁给侄子晋怀公,后来又嫁给伯父晋文公的那个怀赢。狐射姑的理由是:辰赢曾受到两位国君的宠爱,立她的儿子为君,人民一定会安定。狐射姑此言一出,立刻遭到了赵盾一顿劈头盖脸的反驳。赵盾认为,其一,辰赢地位卑贱,在文公的妻妾中排位第九,他的儿子能有什么威望?其二,辰赢曾被两位国君宠爱过,这是淫荡;其三,公子乐作为先君的儿子,所出居的陈国,是一个偏远的小国,有什么事,也帮不上我们什么忙,我们既得不到大国的庇护,所拥有的地位也得不到巩固,这是卑陋。母亲淫荡,儿子卑陋,就没有威望。赵、狐二人在立公子雍与乐之间,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最终吵了个不欢而散。协商不成,赵盾和狐射姑各自派人去迎接各自的“国君”回国抢位。赵盾派了先蔑、士会二人去秦国迎接公子雍回国。狐射姑心想:“狐、赵本是相等的,怎么能让姓赵的说了算,姓狐的说了不算呢?”也悄悄派人去陈国迎接公子乐回国,做为进一步争斗的筹码。    然而,狐射姑的行动被人报告了赵盾,赵盾派其门客家丁百人,埋伏在必经之路当公子乐满怀喜悦,风尘仆仆地跨入晋地,快要望见晋都的时候,被埋伏在半路等候的公孙杵臼杀死。公子乐在半路中被赵盾派人杀死,狐射姑没有了竞争的筹码。狐姑射大怒,为了报复,他派人刺杀了造成自己身处劣势的阳处父。赵盾抓住了这次机会,利用阳处父的死,追治凶手,迫使狐姑射外逃翟国,将狐氏家族逐出了晋国政坛,就此独掌朝政。晋襄公的夫人穆赢对晋国卿大夫们另立新君的行为非常不满,于是穆赢就抱着年幼的太子夷皋,要么哭闹与朝堂之上,要么抱着太子哭闹与赵盾的家里,并质问赵盾:“先君曾把这个孩子托付给你,还对你说:‘这个孩子如果能够成才,我就会感谢你的恩情;这个孩子如果不能成才,我就会怨恨你。’现在先君虽然去世,但临终嘱托却还在耳边,可你现在却舍弃这个孩子,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当穆赢抱着夷皋不间断地奔走,并哭闹与朝堂和赵盾家门前时,赵盾确实动了恻隐之心。赵盾想:其一,如果抛开“立长“规则,按照正常的君位继承原则,嫡子夷皋确实是首要的无可争议的继承人;其二,如果在嫡子尚在之时,挑起长少之争,确实是对公室公族势力的一种挑战;其三,诸大夫皆有“大夫之义”,如果另立新君,太子夷皋既无君权可继承,也将无处安放,诸大夫陷入群公子的纷争之中,将会被迫接受更大的政治的风险。在优劣比较当中,赵盾改变了纳公子雍的决定,拥太子夷皋继位,是为灵公。当秦王派兵车400乘,送公子雍归晋时,赵盾自知出尔反尔,甚觉理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派兵拒绝公子雍和秦军入境。双方一场厮杀,秦军兵败,公子雍死于敌军之中。从此秦晋失和,终于酿成尔后晋国霸势日衰,“不竞于楚”的结局。立君之争在晋国的发展史上造成的影响甚大,公室公族势力在这场争斗中逐渐消磨,卿族势力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其中,穆赢所代表的应是公室权力,在这场继承人之争中,公室虽然没有强有力的维护者,但赵盾在立长君与立少君博弈之中,最终以强力维护了公室的权力,即春秋宗法继承权的基础——嫡长子继承制的不可侵犯性,使春秋礼乐之制仍具有活力,与此同时,赵氏家族的权力,也在立君之争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扩展。 弑杀灵公晋灵公即位时年幼,由赵盾辅政,但长大后,不行君道,荒淫无道,大造宫室豪宅,肆意加重人民的负担,压根就没有继承父君的道德与施政措施,赵盾等群臣只能好言相劝,但更加重了他的荒诞与残暴。灵公喜欢站在高台上用弹弓射行人,观看人们抱头鼠窜,躲避弹丸的样子。一次因为熊掌没炖烂,就把厨师杀掉,把尸体装到筐子里,让宫女们用车载经过朝廷,大臣赵盾和士季看见露出的死人手,便询问被杀的原因,并为晋灵公的无道而忧虑。赵盾多次劝谏,但因灵公正处于叛逆心理强烈的青春期,听了赵盾的唠叨,很是反感。灵公密召鉏鸒,以“赵盾专权欺主”为由,命鉏(xu)鸒(yu)刺杀赵盾,但当鉏鸒潜伏于赵府左右,亲眼看到赵盾的勤政,觉得自己应该为有这样的忠义之臣而庆幸。在正义和使命之间,鉏鸒怀着对心中正义的追求,勇敢地向门前一株大槐树撞去,脑浆迸裂而死。灵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晋灵公设宴招待赵盾,暗中埋伏士兵,打算趁机杀死赵盾。晋君的厨师灵辄得知此事,赶忙跑到宫殿,扶着赵盾退下。灵公唆使一条狗来咬赵盾,灵辄把狗杀死。赵盾得脱,不得不走上“逃亡”之路。但与此同时,赵穿(春秋中期晋国大夫,赵盾堂弟,一说堂侄。晋襄公之女婿,曾封于邯郸,称邯郸君)在西郊射猎回来,遇见赵盾、赵朔父子,得知出亡缘由后,赵穿说:“叔父先不要离开晋国,您在这里少等几天,如果我没有给您消息,您再做去留的决定。”与此,赵盾就暂住在首阳山(位于渭源县东南34公里的莲峰乡享堂沟)这里,等待音讯。赵穿回到绛城,得知灵公住在桃园,假意谒见,稽首谢罪,同时又以桃园侍卫单弱为由,经灵公复准后,赵穿回营,挑选了二百名甲士,使列于桃园之外,待灵公差使。灵公一时兴起,因放松警惕而死与赵穿众甲士之手。但因百姓怨苦日久,反以晋侯之死为快,绝无一人归罪于赵穿。赵穿迎回赵盾。赵盾复出,与桃园之地,会集群臣商议立新君之事,但因灵公尚未有子,赵盾倡议应立长君为宜。赵盾为解赵穿弑君之罪,差遣赵穿如周,迎公子黑臀归晋,朝于太庙,即晋侯之位,是为成公。时为灵公十四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