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名人楷模】亦文亦武话赵伸

    中华赵氏网 2013-5-31 19:32:49 赵静转载


赵伸(1875~1930),字直斋,号雄飞,杨林张官营人。自幼聪颖,年20,补博士弟子员。1903年考入云南高等学堂。1904年被云南当局选送日本留学,入成城学校学习。在日本期间,赵与孙中山、黄兴、章炳麟、陈天华等均有来往。1905年8月,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赵首批入会。
    1906年1月,在一次同盟会会议后,孙中山、黄兴专门召集吕志伊、杨振鸿、李根源、赵伸、罗佩金商谈革命事宜。孙、黄指出:“云南最近有两个导致革命的因素:一件是官吏贪污,如丁振铎、兴禄之贪污行为,已引起全省人民之愤慨;另一件是外侮日亟,英占缅甸,法占安南,皆以云南为其侵略之目的。滇省人民在官吏压榨与外侮侵凌之下,易子鼓动奋起。故筹办云南地方刊物,为刻不容缓之任务。”同盟会云南支部按照孙中山、黄兴的意见,立即进行组织、发动工作。同年4月,《云南》杂志社在日本东京成立,赵伸被推举为杂志社正庶务于事(相当于总经理)。并为杂志的主要撰稿、编辑和发行人员之一。10月15日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宣传民主革命为宗旨的《云南》杂志正式创刊。截至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中间虽曾因清政府及日本政府干预两度被迫停刊,但革命党人始终坚持不懈,共出版发行了23期。发行量从每期千册增至数千册,不仅在日本和海外广泛流传,而且在北京、长沙、上海、贵阳、昆明等39个城市和省内、大理、腾越、临安等9个州、县,设有分社或发行所,组织发行。杂志刚发行1年,就
引起了强烈反响。滇人盛赞它“利于本省人士。近一年来,群知外患之迫切,岌岌莫可终日,国民责任无或旁贷。或议收回路矿,或为保护权利,或筹谋自治,或监视官吏,轰
轰烈烈如朝日之东升。”全国舆论则称:“云南人心尚未死尽,或可图存万一。于是而救云南以救中国之声遂满于社会。”曾经“出巨金贿赂当道,使之封禁,不准出刊”的英、法两国,也在伦敦、巴黎出版的报纸上惊呼“云南人醒矣!”《云南》杂志在传摇民主思想、宣传鼓动革命方面,发挥了巨大的先导作用。
    赵伸自创办《云南》杂志社到1909年被日本警方搜捕,只身脱逃回国的三年时间里,基本上是抛弃学业,全力从事办刊和其它的革命活动。这期间,杂志共发行了17期,其
中刊载他著译、编辑的各类文章就达数十篇。这些文章,极富思想性、战斗性和鼓动性。比如,他在翻译法国人古德尔孟著《云南游记》-书时,特地加了“译者弁言”,一针见血地指出:游记“举彼族平日处心积虑,协以谋我者,一一公然宣布,倾泻无遗。滇民固陋应若何愚弄,官吏腐败应若何利用,若何采矿,若何进军,若何握实权,若何蕃种
族……彼皆直捷了当以言之”,“而最终之一大目的,日速取云南,以巩安南之位置。出版之一大目的,日开导先路,以作侵略之指南”。他在《法教士在宾川的罪恶》-文中,历数法国传教士田司铎侵犯云南司法主权,巧取豪夺,逼死人命的种种罪行,慷慨陈词:“噫!未亡时且如此,既亡后更如何?!吾国民其亦念‘生之辱不如死之荣’之语而一自奋也乎!”他收集编纂的《腥风血雨录》-书,把世界上被灭亡国家的惨状呈现在中国人民面前,警告“国将亡,则凡世界上已亡国之一切惨状,皆将备受之”,激发国民“大为醒悟,而早自计,则东亚病夫三百年来之大病庶有疗乎!”对于如何救亡图存,他在《国民势力与国家之关系》中,作了探索和论述:“我民今日欲保存权利,必先抵制外人;欲抵制外人,必先抵制政府,庶几有济”。并通过对君主专制制度、君主立宪制度和民主共和制度的分析比较,主张中国应取“民主自由意思,以国民自治为主义”,建立共和国。至于如何才能实现共和,他1906年在《云南入队诸君姓名住所录》的序言中说:“立于二十世纪竞争最烈的地球上,非纯用铁血主义,决不足以保萁生存,此有识者公认也。本年中11月,吾滇卒业振武学校入日本联队者二十余人,将来学成归国,组成一完全军队,则吾滇或所不致为安南、缅甸”。他在《论滇省宜仿照南北洋举办征兵》-文中则进一步说:中国“非起军国民主义,不足以为补救之药石”,“欲救亡图存,心唤起国民尚武精神,必朝野上下,士夫平民,咸隶军籍……,以摧陷而廓清之”。阐发了全民皆兵,暴力革命的主张。
    1907年春节,《云南》杂志社举行创刊周年纪念庆祝会,到会者万余人,极一时之盛。赵伸与李根源相继在会上演说。赵在讲话中,将该刊取得的成绩归功于云南绅商学界的共同心与团结心。他要求云南留日同乡公举查账员3人,检查杂志社的一切备细帐目,有无弊端错误事。赵以办事一年,积劳成脑疾,请求辞去庶务干事之职。参加大会的群众都认为《云南》杂志的迅速发展与得到中外的好评,与赵的精勤努力是分不开的。当前业务扩张之际,不能同意赵的引退。赵在群情慰留之下,继续任职。
    赵伸在积极努力办好《云南》杂志的同时,紧密结合国内革命形势,不失时机地发动和参与革命斗争。1906年,他与李根源等人以云南留日全体学生名义发表《告全国人
民书》,反对云贵总督丁振铎和洋务总办兴禄狼狈为奸,贫污受贿,出卖国家权利等罪恶行径,并3次息请清政府“据实密查严参”。1907年,他与李根源等以云南留日同乡会名义上书外务部,强烈要求废除丧权辱国的滇越铁路条约,有力地支援了云南爱国人士掀起的赎路救亡运动。1908年4月,革命党人在河口起义。赵伸与李根源、吕志伊等倡设
云南独立会积极响应,并在东京锦辉馆召开成立大会,散发《云南留日同志檄国内反对清政府借外兵文》的传单,揭露清政府密借驻越法兵镇压革命。到会者万人。赵伸主持大会,并与吕志伊、李根源、杨振鸿等在会上宣告全滇人民与清政府断绝关系,不再受清廷的统治,以云南独立而为中国独立的基础。并发出誓言,表明将立即组织义军,奔赴战场,与清政府及帝国主义侵略者血战到底。章炳麟亦到会,发表演说,表示支持。会后即派杨振鸿、黄毓英率同盟会云南籍会员20余人,偕同同盟会东京本部组织的其他一批人员离日回滇助战。为此,清政府取消赵的留学生官费,赵处之泰然,毫不在意。这年暑假中,赵与黄兴等开办大森体育讲习会,暗中以军事教授革命党人。在该地就学的有林时壤、焦达峰、孙武、夏之时、方声洞、林隐民等著名革命党人七八十人。这些人后来或牺牲于黄花岗之役,或参加辛亥革命武昌起义,都对推翻清朝封建政权作出了不
同程度的贡献。
    1909年,赵伸任中国同盟会暗杀部副部长,亲自与陶成章一起跟李英奇学制榴弹。“伸独得其奥妙,每于夜间不寝,起而试验”,并演习狙击,力求命中。日本警厅侦悉其
事,到《云南》杂志社捕赵,未获。赵被迫改变姓名,只身潜往台湾,再转往广西,在广西右江镇总兵龙觐光部下任管带。
    1911年重九,云南革命党人响应武昌起义,成功地发动了云南起义,大中华国云南军都督府宣告成立。都督蔡锷和军政部长李根源迭电催促赵伸回滇。赵回滇后,根据孙
中山的要求先后负责筹建同盟会云南支部和改组云南同盟会为国民党等事务,两者均由李根源任支部长,赵任副支部长。与此同时,赵创办《天南日报》,宣传民主共和思想。民国初建,百废待兴,凡政令兴革,赵无不参与。
  .1912年,云南省议会成立,赵伸当选为议长。同年,兼任云南省计咨速记学堂议长、云南司法筹备处议长等职。1913年6月,宋教仁被暗杀于上海,袁世凯窃国野心暴露无
遗。国民党人发动“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下令解散备省议会。云南省议会解散后,赵伸返回家乡杨林。他目睹嘉丽泽在每年夏秋之交洪水泛滥成灾,沿海村落备受淹渍之苦,
便与家乡父老筹商整治嘉丽泽水患。他会同刘侗详细勘测了嘉丽泽的地形与水情,制定治水方案,发动民力,从事开浚。历时3年,为家乡人民涸垦良田8 000余亩。
    1915年12月,云南宣布护国反袁,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赵伸出任云南兵工厂会办。他全力以赴赶制械弹、炸药,供前方急需,并改进榴弹的制作方法,提高它的杀伤能力。在决定护国战争胜负的纳溪战役中,云南兵工厂制作的榴弹对击败北洋军起了重要作用。赵还著译了《立体战术》、《日俄战役》等军事著作。
    1917年,赵伸任云南省政府财政董事。1918年,任云南陆军兵工厂厂长,云南督军公署委员。1919年,任云南造币厂厂长。1921年,任滇军司令部顾问官。
    1922年,赵伸被选为国会议员,赴北京就职。同年6月,直系军阀头子曹锟想把黎元洪赶下总统宝座,取而代之,便指使他的党羽借索饷之名,包围黎的总统官邸,黎被迫出走天津,继往上海。赵伸奔走南北,力主黎应返回北京行使总统职权,斥责直系军阀的专横恣睢。曹锟以5 000银元一票的价格贿选总统,赵伸拒绝参与贿选。10月,曹铌贿选当上总统,赵伸返回云南,任云南省军事参议。
    1924年,赵伸综观政局,军阀当道,国事日非,愿以余生精力为桑梓服务,毅然回到家乡,任嵩明县水利局局长,继续治理嘉丽泽水患。
    1930年7月27日病逝,享年56岁。中华姓氏网--弘扬姓氏文化,传承先祖精神;寻根联谊互助,激励子孙奋发!



分享按钮